“国学”在现代管理中的意义

2019-07-26 14:41:47 郑志刚 696
智慧之星
“国学”在中国20世纪初曾经引起广泛的争议,那时我国社会正引入西方“新学”。目前,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人们又开始将“西学”和“国学”联系起来,并以“国学”来称呼“优秀传统文化”,开始更多地思考它在现代社会中的精神价值和文化活力。我想在以下两方面阐述“国学在现代管理中的意义”。
智慧之星
“国学”是“中国特色”的“实用之学”


QQ浏览器截图20190726142423.png

智慧之星

西方哲学的特点在于强调“智慧”,即寻求客观的真理,而中国的“国学”则是以儒家为主流的“圣贤之学”,强调的是“伦理”,即“求善的智慧”。德国近代哲人黑格尔批评中国儒家思想,认为孔子的思想中没有哲学,只是些伦理格言。我想,如果当代西方社会也能从“求善”的中国伦理思想中,借鉴“善的智慧”以弥补其“求真的智慧”所导致的伦理缺失,那我们或许还应该感谢黑格尔对中国文化的苛评。

智慧之星


u=1866147843,1855386914&fm=26&gp=0.jpg

智慧之星

中国“国学”的特点是“经世致用”、“安身立命”和“内圣外王之道”;它与西方文明不大相同。学者们倾向于把中国的“国学”特点概括为“超越而内在”,即“超越的天理”可以有机地融合在世俗的个人“心里”。而西方精神传统则被称为“超越而外在”,即超越的“上帝”不能变现为世俗的个人,只能通过“先知”来“启示”上帝的精神。相比之下,中国人的“国学”更世俗,更贴近个体生命,更简单明了地“表现”在日常生活中。这也就是为什么“经商活动”在西方人看来是“实物之间按照价值规则的交易行为”,而在中国人看来,这种实物交易也表达着无限的生命,因而称之为“生意”或“做生意”。


可见,中国“国学”关注的是现实生活中的生命实践及其蕴含的崇高人文价值理想,而不是西学假定由天堂的上帝或外在的客观规律来塑造生命。与西学起始于犹太人的宗教和希腊人的哲学不同,中国人的“国学”学术思想传统有明显的“实学”特征。作为“国学”正宗主流的儒家学说,也正是其开创者孔子的教学实践的总结,即关于现实政治、社会生活、个人修养的学问。

智慧之星

国学对于现代管理的启示


智慧之星

我认为,实用的国学,特别是其中的儒家思想,对现代管理至少有以下四点启示:

智慧之星


第一,儒家政治伦理是贯通性的,这就为管理学扩展了宏大视野。管理体现在一个机构、国家或者企业中的最大效益是什么?显然不是银行结算出的金额,而是社会的总体“信誉”,这才是它们可持续开发、利用和增效的“财产”。这样的“财产”蕴含着丰富的伦理价值。用孔子的话讲是社会最终的“信”,即最大的“诚信”资产。政治的基本原则就是“取信于民”,对于社会民众来说,政治的最大财产就是储藏在他们心中的“信赖”。一个国家讲政治伦理,一国可治;一个企业遵循伦理原则,它也可以期待在市场中蓬勃发展;一个人讲“诚信”,则可成就为一个“正人君子”。儒家的人生伦理的原则,扩展到家庭、企业、社会、国家和世界的意义都是统一的。在中国现代执政党管理国家的层面,儒家“仁爱”、“民本”和“诚信”的政治伦理仍然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智慧之星

第二,儒家基于人性美好的信念,可以推动管理原则“由硬向软”转变。传统西方管理学建立在“人性之恶”的假设前提下,因而重视“硬”的制度和规则。与此不太一样,中国式的传统管理可能更重视人情、伦理等“软”的因素。西方管理大师彼得·德鲁克曾说:“正因为管理的对象,是为着一个共同目标而工作的人的群体,所以它永远以人性为课题,永远探究善与恶。”这就是说,企业内部的管理与政府管理企业和社会是一样的,都在追求在管理对象中间建立求善、求和谐的政治和社会伦理,这也是对于人性尊严的应有尊重。这种尊重人性、尊重市场的管理原则推动着当代社会治理从管理向服务转向。孟子将此政治伦理与社会伦理结合起来,概括为“以德服人”,从个人交友、企业运转、政府管理以至于国际关系,都可以从儒家的政治伦理中得到多元的启示。

智慧之星

智慧之星

第三,儒家伦理体系蕴含着终极价值观的引领作用,可以提升管理的价值深度。用《左传》中的术语讲就是“三不朽”。所谓“三不朽”就是比较道德优势,一如经济学讲的“比较优势是最美的理论”,不过前者强调的是伦理,后者强调的是效率。照儒家的传统讲,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。”“立德”是儒家所推崇的政治伦理,“立功”是法家比较看重的“效率”,而“立言”应该是指“言行”一类的制度规范。这其中,“不朽”的道德发挥的作用在历史的评价上是最高的。


智慧之星

第四,以儒家为核心的“国学”隐含一种独立自主的批判精神,这对于管理主体的自主性开发很有启发意义。孔子面对周代定型的“礼乐制度”并不盲目信从,而是根据现实社会的情况作出独立的判断,“损益周礼”,创新出“仁义”伦理学说,表现了一种独立自主的道义力量。这些都是儒家独立自主人格价值的体现。在孔孟真精神鼓励下的“国学”精髓与现代社会中的变革创新精神相比,真是毫不逊色,而且还表达得那样有个性、超前,贴近中国民众的生命本色。现代管理中强调管理者的自主与自信,从儒学中可以得到积极借鉴的资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