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恐怖的东非蝗灾,我们到底该如何应对?

2020-02-19 15:31:14 郑志刚 166

在武汉疫情牵动世界各国敏感神经的时刻,来自东非的可怕蝗灾铺天盖地而来。

智慧之星


智慧之星

东非的这次蝗虫究竟有多恐怖,从去年12月起,蝗虫就开始在东非蔓延,仅肯尼亚,索马里,埃塞俄比亚高峰时期就有近3600亿只蝗虫,目前已有近4千亿只蝗虫前往印度和巴基斯坦,其中,400亿只蝗虫已经到达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境内


智慧之星

那么蝗虫的危害究竟有多大呢?



一只成年的蝗虫,一天差不多可以吃两克食物,如果3600亿只蝗虫敞开肚子去吃,那就是7.2亿千克,72万吨,而一个人平均差不多每天只需要吃400克食物,当然蝗虫还会吃掉很多人不吃的东西,所以实际对农作物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(蝗虫主要吃农作物和植被),但也相当恐怖,而且蝗虫这东西它不是吃完这一片地,它就呆在这里不动了,往往吃完一块地方,就会迁徙去另一个地方吃,即使逆风飞行,蝗虫一天也能飞100-150公里,基本上经过的地方一两个小时就能吃完,这就是蝗灾,与水灾、旱灾并称为三大自然灾害


智慧之星

造成这次非洲蝗灾的主要几点原因



实际上近几年非洲经常发生蝗灾,只不过今年的规模空前骇人目前已经超过4000亿只,而这次侵袭的就是沙漠蝗虫(一种蝗虫种类),沙漠蝗虫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沙漠中的蝗虫,正常来说,由于沙漠植被比较少,所以蝗虫的数量也会得到相应控制,并且植被由于比较分散,一般也是以个体进行生存,而之所以会导致沙漠蝗虫激增,乃至群体生活,通常一般都是因为一场大雨引发植被增加,以及土地湿度和湿润状况发生了一些改变,而正好去年9月份开始了一次极强热带洋偶极子正位相事件,导致东非沿岸一代降水量增加,而十月到十二月份,也正好是幼虫破土而出的时间,由于降水充足且地面环境良好,蝗虫自然长的很快,这是环境因素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蝗虫恐怖的繁殖能力,一只雌性蝗虫大约能够产下200-400只卵,在环境较好食物充足的情况下,从幼虫到成虫只需要两到三周,成长后的雌性蝗虫又会再次产卵,所以导致了一代的蝗虫还在天上飞,二代的卵已经埋在了地下,到了雨季可能又会是一个大问题



智慧之星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蝗灾的可怕,不仅仅是因为它们遮天蔽日、无所不吃的形象,更在于他们已经漂洋过海地从东非经阿拉伯半岛来到了南亚,正在让倾国帮助武汉抗疫的巴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而因为巴基斯坦和我们是咫尺之遥的邻国,所以这似乎也意味着我们也将是下一个受害者。


但静夜史认为,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,我们之所以能“独善其身”,和我国特殊的国情密切相关,包括特殊的地形和独特的气候条件。


而这样的国情之所以能够抵抗蝗灾,根本原因在于本次蝗灾产生的根源非同寻常。

智慧之星
智慧之星


作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生物灾害之一,古代蝗灾是真正令人望而生畏的存在。成群结队的蝗虫形成了遮天蔽日的虫带,所过之处所有植被被横扫一空,在生产力水平极其落后的古代,农业是真正的百业之基,而恐怖的黄灾足以将一年的收成蚕食一空,对一个地区甚至国家的摧残程度可想而知。

智慧之星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关于蝗灾的景象,在电影《法老与众神》中作为埃及十灾之一有形象展现。而恐怖的蝗灾之所以出现,与气候的反常密切相关,准确的来说就是旱灾与水灾的交替。


而2019年,全球再次出现厄尔尼诺现象。这个在西班牙语中的“圣婴”,指的是赤道太平洋东部和中部的海水大规模持续偏暖现象,而无论偏暖的“厄尔尼诺”还是偏冷的“拉尼娜”,都是加剧全球气候反常的重要推手。因为2019年厄尔尼诺现象持续到了年底,所以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大火、东亚的暖冬以及东非的旱灾和水灾等极端天气陆续出现。


而本次东非蝗灾的起源地,是位于苏丹的“萨赫勒地区”,这一狭长地带位于撒哈拉沙漠和苏丹草原的交汇处,气候干旱,是非洲蝗灾最频繁的地区之一。

由于气候干旱,植被裸露率超过50%,土壤含水量低到10%~20%为蝗虫产卵提供了绝佳空间。2018年,两场台风意外登陆红海两岸,带来大量降水,使植被疯狂生长,蝗虫的繁殖量迅速扩大。

智慧之星

而当气候重回干旱,蝗虫必然随着植被的萎缩出现聚集,而当腿部接受机械刺激的神经接收器出现碰撞,这些原本喜欢独居且胆怯迟钝的沙漠蝗虫就会“性情大变”,再加上气温升高导致抑制蝗虫的丝状菌,使失控的蝗群汇集成行动一致的恐怖蝗虫带。
今天的东非蝗灾,已经随着蝗虫自西向东的蔓延分成了三个主要区域,分别是非洲之角、伊朗南部和印巴边境,而且还在以每天150公里的恐怖速度蔓延。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,由于蝗群已经进入孵化期,所以蝗灾必然愈演愈烈,且持续到6月,届时其规模将是当下的500倍还多。


由于蝗群基本沿副热带高压控制的北纬30度附近自西向东蔓延,所以我们似乎很危险。但青藏高原的存在使这一切可能变成了不可能。


这个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高原,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,它不仅是名副其实的亚洲水塔,更由于恐怖的海拔深刻改变了世界气候,尤其是阻断了副热带高压带,使长江中下游平原和四川盆地被亚热带季风气候控制,成为雨热同期的鱼米之乡。


智慧之星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而蝗群即使再恐怖,也不可能飞跃青藏高原进入中原。自古以来,西方征服民族比如亚历山大大帝,就是在印度河流域停下了脚步,即便不是因为属下反对,再往东也基本上没有路了。

历史上,西方文明想要到达中原,主要有两个路线,一是在青藏高原前向北进入中亚,而后从天山、阿尔泰山等地向东穿越荒漠草原;二是横穿南亚次大陆从横断山脉进入云贵地区。

而无论哪个线路,对于蝗群而言都是不可逾越之天堑。

横断山脉虽然在海拔上不及青藏高原,但同样难以逾越。再加上由于其纬度较低且靠近印度洋,受到西南季风影响降水量大,空气湿度大,植被覆盖率高。而超过50%的植被覆盖率,是蝗群的最大天敌。

由青藏高原向北虽然植被覆盖率小且地势较为平坦,但由于此时的北半球处于冬季,气温低加上温带落叶阔叶林无法提供更多植被,这也是蝗灾的最大抑制因素。

智慧之星

而最要命的是,即便成功跨越万水千山来到中原,也无法形成恐怖灾难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吃货们面对饕餮的勇往直前,更是因为作为自古以来深受蝗灾荼毒的国家,我们早已形成了强大的灭蝗能力。


而这种能力主要体现在充分发挥群众力量以技术手段灭蝗,例如飞机喷洒药物、改变农作物种类、引入蝗虫天敌等。还有1986年从美国引进蝗虫微包子真核病原微生物,这是一种直接杀虫且大大减少蝗虫繁殖力的真菌,在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的情况下,虽然亚洲飞蝗、东亚飞蝗等蝗灾依然时有发生,但控制难度大大降低。


而为了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,我们从79年开始营造囊括东北华北和西北的“三北”防护林工程,经过40多年的建设,北方植被覆盖率大大提升,北方沙尘暴天气大大减少,水土流失等问题也大为改观。

虽然40多年来,北方依然是干旱的气候特点,但在大地身披绿装的情况下,蝗灾自然也得到了有效遏制。

智慧之星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虽然我们有世界上最会吃的吃货集团,能让蝗虫不敢三只一块出门,但面对空前严重的东非蝗灾,吃货的决心不足以解决问题。


所以,高耸入云的青藏高原以及数十年如一日的群众绿化运动,是抵挡以及抑制蝗灾的根本要素。


不过,在中东部季风区有效抑制蝗灾的同时,中西部畜牧区由于大规模的草场破坏导致地表裸露,也使得蝗灾非常频繁。

概括起来,作为检验某一地区生态稳定的最好标准。蝗灾不仅仅是对人类的惩罚,更是提醒人类保护环境的警钟。在感谢青藏高原和继续矢志不移绿化植被的同时,我们也应该时刻以环境保护为先导,走可持续发展的路线。

智慧之星